<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文化大觀
      形象化書寫偉大脫貧攻堅精神——評王華的長篇小說《大婁山》
      發表時間:2022-08-11 來源:光明日報

        仡佬族作家王華的長篇小說新作《大婁山》,既書寫了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動人故事,也表現出現實主義文學的特有魅力。

        寫作《大婁山》這部作品,王華是成竹在胸、有備而來的。在脫貧攻堅決勝階段,她曾深入貴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用數月的時間走村串寨,實地踏訪,接觸到許多一線的扶貧干部,了解他們的工作狀況,體驗他們的艱辛勞作。尤其是曾任晴隆縣縣委書記的姜仕坤,以“晴隆羊”為抓手,因地制宜探尋脫貧之路,使晴隆縣不斷改變面貌,而他卻因突發心臟病不幸殉職的事跡,更使王華大受教益和深為感動。這種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經歷和感同身受的體驗,給她的創作提供了重要的支撐。在此基礎上,她調動自己已有的生活積累,發揮應有的藝術想象,創作出長篇小說《大婁山》。作品先在《民族文學》雜志刊出,再由《長篇小說選刊》雜志選載,又經眾多文學評論家、編輯家閱讀和提出意見,再經由作者進行較大修改后,由山東文藝出版社正式推出??梢哉f,切身的生活經歷、厚實的生活積累、精心的文學打磨,共同鑄就了《大婁山》的豐厚內涵和文學品質。談到《大婁山》的創作,王華曾經說過,自己寫過不少小說,有一些讓讀者哭過,但真的把自己感動得流淚的就是這部《大婁山》。情動于衷而行于言,這樣用情用意的作品,自然會打動讀者。在我看來,《大婁山》的特色在于它直面現實有銳氣,忠于生活有深度,并富有現實主義的鮮明品格。

        作為生活形象化反映的文學創作,一個基本的要求是真實?,F實主義文學更是要求按照生活本來的樣子去描寫生活,并特別強調“細節的真實”。王華在《大婁山》的寫作中,忠實地秉持了這些創作原則,把真實性既貫穿于作品的主干故事,又落實到敘述的具體細節。于是,人們就看到,“拖了全市脫貧攻堅后腿”的婁山縣的種種景象:碧痕村的赤貧戶張美鳳,她的丈夫因偷盜被判刑,腦子不靈光的兒子外出搞傳銷失聯。駐村干部婁婁既要幫張美鳳走出貧困,還要想方設法幫她尋找不知身困何處的兒子?;ê渔偟膭⑸狡?,為了爭得“貧困戶”的相關待遇,從鎮上返回山上的破舊老居,以撒潑耍賴的方式與鎮干部較上了勁……針對大婁山如此的種種難題,扶貧干部、村鎮干部們“對癥下藥”,苦下功夫,任勞任怨。年輕的花河攻堅隊副隊長李春光,面對的事情已經夠多了,“但劉山坡的事卻像一窩刺叢般套著他。他打開左邊,右邊還困著,等他打開右邊,左邊又被困住了”。他的這種尷尬處境與兩難感受,十分真實地披露了扶貧干部的工作樣態與心理狀態。作品里寫到面對這些扶貧難題,縣委書記姜國良與各級干部談心、交心,堅定自信的理念和入情入理的話語,或使他們打開心結,或使他們振奮信心。這里,被幫扶的一方,有面上的客觀狀況,有內在的心理隱情;幫扶的一方,有工作中的具體作為,也有頭腦里的思想活動。這種多維度的觀察與揭示,使得作品在生活現實的真實基礎之上,平添了心理現實的真實,從而使作品在真實性表現上富有一種立體性,在實現全面反映生活整體性的同時,更使作品具有真實可信、打動人心的內力。

        《大婁山》在敘述感人故事、描畫生動細節的同時,還十分注重人物形象的塑造,尤其是幾位扶貧干部和縣委書記姜國良,都以其鮮明而獨特的個性令人欽敬。

        作品里寫到的碧痕村第一書記婁婁,因不幸殉職并未出場,但作品從婁婁的繼任者龍莉莉和網友周皓宇的角度,側面細寫了這個默默奮戰在扶貧一線的女青年干部的感人事跡。婁婁在大學畢業之后,回到養育自己的家鄉,帶領村民們創建苗繡工藝廠,并在就任第一書記時不遺余力地幫扶張美鳳一家。龍莉莉從婁婁留下來的工作日記里,知曉了婁婁的一系列工作計劃與設想,就以此為工作參照,逐件完成婁婁未能完成的任務。而通過網絡結識婁婁的周皓宇,為她的回鄉創業所吸引,趕來苗寨見她,方知婁婁已不在人世,但為婁婁的種種事跡所感動,依然留了下來,成為碧痕村的扶貧志愿者。因公殉職因而始終沒有現身的婁婁,一直以她的方式深刻影響著別人,服務于脫貧攻堅事業,長存于碧痕人的心里,這樣的人物形象是獨特的。

        姜國良在作品里既是重要的串場人物,又是主角人物。但作者的用筆用墨,主要通過種種生活化的細節,把重心放在其領導藝術的展示和思想境界的揭示上,經由“人民性”的理念闡說和“大婁山羊經”的竭力推廣的兩個要點,寫出了姜國良一方面著眼于做好扶貧干部的思想工作,一方面著手于婁山縣的產業經濟發展,在兩條主線上運籌帷幄、出奇制勝。一個黨的優秀基層領導干部的初心與使命、勇氣與擔當表現得淋漓盡致。

        脫貧攻堅的意義在于消除貧困、走向富裕,還在于踐行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把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落到實處,切切實實地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這樣深邃的思想如何在具體的扶貧故事中予以揭示和體現?《大婁山》有著很好的故事編織與細節描寫,使得作品在思想蘊涵上別有洞天。

        為了把工作做到老百姓心坎上,讓他們真心理解和自愿配合,扶貧干部全心全意地撲在工作上,不畏艱辛地迎難而上,點對點地精準解決問題,面對面地傾心交換意見,全身心地投入到扶貧解困與搬遷安置的繁難工作上,并且想到了各種方法,用盡了各種辦法。在此過程中,婁婁等一線扶貧干部,因各種原因前赴后繼地犧牲在扶貧路上。他們以不負人民的信念,堅定不移的意志,超乎尋常的努力,為婁山縣脫貧攻堅的最后勝利打下堅實的基礎,也以此生動地詮釋了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形象地演繹了脫貧攻堅精神的精髓。

        作為消除貧困的歷史創舉,作為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發生于中國大地的可歌可泣的脫貧攻堅偉業,產生于脫貧攻堅實踐的偉大脫貧攻堅精神,有理由在當代小說寫作領域得到充分的書寫,留下歷史的影像,甚至成為當下鄉村題材中最為重要的題材與主題。王華的《大婁山》在這方面以直面現實的姿態,正面強攻的方式,深入開掘的勇氣,取得了突出成績,這是這部作品值得人們關注的理由所在。

       

        《光明日報》 2022年08月10日 (作者:白燁,系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研究員)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老婆的姐姐的丈夫
      <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4.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