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紅軍干部團——長征中的“流動學?!?/div>
      發表時間:2022-08-11 來源:中國國防報

      錢鋒 沈思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利后,紅軍踏上戰略轉移的漫漫征程。出發前夕,為適應戰爭形勢需要,中革軍委決定將1933年10月17日由中國工農紅軍學校分編出的紅軍大學、紅軍第一步兵學校、紅軍第二步兵學校和紅軍特科學校再次合并,組成干部團,并恢復工農紅軍學校建制。干部團由陳賡任團長,宋任窮任政治委員。其成員都是從部隊選調、具有戰斗經驗的班排長以上干部和政治工作人員。干部團轄3個步兵營、1個特科營、1個上級干部隊,共1400余人。

        長征開始后,干部團一直為軍委縱隊擔當前衛和沿途警戒、掩護任務,隨時參加戰斗。不僅如此,干部團還是一所作戰培訓學校,擔負著為紅軍各部隊儲備、培訓和輸送干部的任務。干部團多是精兵強將且裝備優良,每人配有一長一短兩支槍和繳獲的鋼盔。行軍時,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領導同志,經常出現在干部團的隊伍里。

        遇河架橋,爭當開路先鋒。長征出發伊始,干部團特科營工兵連就受領在于都河上架設兩座浮橋的任務。他們在規定時間內保質保量完成,使紅軍4路縱隊穩步從橋上通過。11月27日,特科營接到干部團急令:在湘江界首渡口架設一座浮橋。特科營工兵連一路急行軍,越過崇山峻嶺,克服千難萬苦抵達界首,苦戰一夜,最終按時完成任務。這座浮橋經受住敵機輪番轟炸,保障紅軍西進,粉碎了蔣介石企圖殲滅紅軍于湘江以東的計劃。

        12月下旬,中央紅軍進至貴州省黃平、余慶、甕安地區,被烏江擋住去路。1935年元旦,在對岸有敵軍防守、后有敵軍緊追不舍的緊迫形勢下,中革軍委向干部團特科營工兵連下達架設烏江橋的任務。團長陳賡和特科營營長韋國清接領任務后,立即率領工兵連趕到江界河渡口。工兵連官兵將由木排搭架的門橋送入江里。由于水深流急,河底石頭大而光滑,橋樁難以固定,立刻就被狂濤駭浪卷走,幾次架橋都失敗了。陳賡緊急召開“諸葛亮會”,發動大家開動腦筋,但幾次現場模擬還是不可行。一籌莫展之際,干部團上級干部隊軍事教員何滌宙想出一個辦法:在竹簍周圍捆上幾根用火烤過削尖的竹竿,竹簍內裝入石頭,兩個竹簍上下扣住,中間用硬木架成十字,捆綁結實后沉入江底,以此代錨,固定浮橋。經過36個小時的艱苦奮斗,工兵連終于將浮橋架到江對岸,確保軍委縱隊和各軍團渡過烏江,直下遵義。

        英勇作戰,立下赫赫戰功。在遵義會議上恢復紅軍指揮權的毛澤東, 隨即指揮四渡赤水。其間,干部團配合主力部隊參與兩場戰斗,一是一渡赤水前攻打土城,二是二渡赤水后再克遵義。

        1935年1月28日,中央紅軍進抵貴州西北部的赤水一帶,在土城楓村壩、青杠坡突遇敵軍,紅三、紅五軍團率先投入戰斗。由于對敵情判斷有誤, 紅軍陷入困境, 毛澤東急令干部團前往支援。陳賡率干部團英勇反擊, 有力打擊了敵人。土城戰斗后的第二天,干部團又配合主力部隊投入一渡赤水的戰斗并重創了敵人。

        2月中下旬,紅軍二渡赤水,準備拿下婁山關,再占遵義。彭德懷在前線指揮作戰,令干部團急行軍一天走120余里,由干部團上級干部隊接替兄弟部隊扼守婁山關,其余趕赴遵義城外奪取老鴉山。老鴉山是俯瞰遵義城的主要制高點,誰能控制它,就掌控了戰場主動權。經過苦戰,干部團配合紅三軍團第10團勝利攻占老鴉山,使紅軍再奪遵義城。此役,紅軍共殲敵兩個師又8個團,俘虜敵人3000余人,繳獲大批武器、彈藥和物資,是紅軍長征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打亂了蔣介石的圍追堵截計劃,極大振奮了全軍士氣。

        四渡赤水后,紅軍進軍云南,準備搶渡金沙江入川。5月2日,中革軍委命令干部團趕在4日上午到皎平渡架橋。皎平渡位于四川會理縣和云南元謀縣交界處,是金沙江的重要渡口之一。干部團以第三營為先遣營,以兩個步兵營、特科營和上級干部隊為后梯隊。為出其不意,殺敵軍一個措手不及,先遣營一律去掉帽徽等紅軍標記,偽裝成國民黨部隊,翻山越嶺,一晝夜急行160余里,迅速占領皎平渡南岸,悄悄渡過江搶占北岸制高點,俘敵1個排和江防大隊一部,并控制渡口。而后,干部團乘勝攻占通安州,掩護中央紅軍大部隊以7只小木船全部渡過金沙江,跳出數十萬敵軍圍追堵截的包圍圈,實現渡江北上的戰略意圖,是中央紅軍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為此,中革軍委通令嘉獎了干部團。

        邊戰邊學,提高戰術水平。長征中的干部團既是一支戰斗隊,又是一所培訓紅軍干部的流動學校,始終堅持且走且教、邊戰邊學。干部團一日行軍百里,跋山涉水,不忘教學本職,注重理論聯系實際,充分利用宿營、休息、站崗及戰斗間隙,采取集體教學、個別輔導、三五成群討論相結合的方式,學習戰術技術、研究戰例、總結戰斗經驗,先后組織遭遇戰、伏擊戰、強渡江河、穿插、迂回、破襲等戰法的研究訓練。教員會結合行軍或戰斗中遇到的問題,組織學員進行討論。學員在熱烈的討論中交流了思想, 增長了知識,同時活躍了行軍氣氛,驅散了行軍的疲勞。

        1935年9月中下旬,遵照中共中央指示,紅一方面軍主力和中革軍委直屬部隊改編為工農紅軍陜甘支隊,干部團與紅一軍教導營合并為陜甘支隊隨營學校。11月,陜甘支隊隨營學校隨中共中央機關到達陜北瓦窯堡后,與西北紅軍軍事政治干部學校會合,成立西北工農紅軍學校。至此,干部團的歷史使命結束。作為中央紅軍的一支精銳部隊,它留下的赫赫戰績,永遠是長征這一宏大敘事史詩中的精彩篇章。

      網站編輯:朱 琳瑄
      黨建網出品
      老婆的姐姐的丈夫
      <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4.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