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滇南戰役:出奇制勝的追殲戰
      發表時間:2022-08-09 來源:學習時報

       

        滇南戰役是解放云南的最后一戰,也是一場以少勝多出奇制勝的追殲戰。新中國成立后,國民黨還有100多萬軍隊猬集在西南、華南和沿海島嶼負隅頑抗。為徹底掃除國民黨在大陸的殘余勢力,根據中央部署,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第二野戰軍第4兵團第13軍、第四野戰軍第38軍主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廣西直插滇南,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縱隊的配合下,發起追殲逃敵的進攻戰役。

       

        三路大軍迂回包圍,拉開追殲序幕 

        1949年12月9日,國民黨云南省主席盧漢在昆明宣布起義后,蔣介石為維護殘局進行垂死掙扎,隨即派陸軍副總司令湯堯從臺灣飛抵云南,指揮由國民黨第8軍、第26軍組成的第8兵團瘋狂向昆明反撲,在我軍民英勇抗擊下未能得逞,遂放棄進攻慌忙南撤并集結于與越南、老撾、緬甸接壤的邊境地區,企圖頑抗不成即伺機由空中或陸路逃往國外或臺灣。得悉盧漢率部起義,毛澤東、朱德于12月11日致電要求他“配合我軍消滅一切敢于抵抗的反革命軍隊”。29日,遠在蘇聯訪問的毛澤東致電劉少奇:“請告劉、鄧轉知盧漢及云南我軍,只可在李彌、余程萬之先頭阻止其向越、緬前進,不可向其后尾威脅或追擊,以免該敵過早退入越南?!?/p>

        為殲滅滇南殘敵湯堯集團,遵照毛澤東提出的“對白崇禧及西南各敵均取大迂回動作,插至敵后,先完成包圍,然后再回打之方針”,第二野戰軍第4兵團司令員陳賡作出了戰役部署:左路第四野戰軍第38軍主力第114師、第151師和滇桂黔邊縱隊第一支隊經富寧、支山直插馬關、河口、金平,斷敵陸上通道;右路第13軍由南寧出發,急速向開元、蒙自方向前進,首先搶占蒙自機場,斷敵空中逃路;由滇桂黔邊縱隊配合主力作戰,聚殲敵人于云南境內。1950年1月1日,三路大軍密切協作,按指定方向快速推進,實施大膽迂回、先兜后殲,打敵措手不及,正式拉開滇南戰役序幕。

       

        神速奇襲蒙自機場,斷敵空中逃路 

        蒙自是滇越鐵路的重要樞紐,交通發達,公路鐵路相連,而且還建有機場,是國民黨軍隊空中逃跑的必經之地。當時湯堯集團為防止被殲,開始利用蒙自機場向國外空運眷屬和重要物資,并在蒙自東北的鳴鷲派出警戒部隊掩護空運。得悉敵情后,我第13軍第37師同敵人爭時間、搶速度,為避免與敵正面交手打草驚蛇,第一梯隊先頭當機立斷不等主力到達,即翻山越嶺、長途奔襲,快速隱蔽地繞過警戒部隊,于15日夜猶如神兵天降突然向蒙自機場發起攻擊。而此時敵軍還以為是游擊隊騷擾,自以為是地認為“共軍主力離蒙自遠得很”“不要被幾個游擊隊嚇破了膽”,怎么也沒有想到遠在千里之外的人民解放軍會來得這么快。就連湯堯當晚還在蒙自劇院看京戲。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趁敵麻痹大意蒙頭大睡,我第37師第110團迅疾從東、南、北三面向機場發起攻擊。8連特等功臣常華堂帶領尖刀班偽裝成敵人的巡邏隊,一舉打垮了守衛飛機的敵人。敵初時盲目地抵抗,繼而四散奔逃,至次日清晨我軍占領了機場,同時乘勝攻進蒙自縣城,截斷了敵人空運外逃的通道。與此同時,左路第38軍占領了河口、屏邊等渡口,完全切斷敵南逃出境的陸上通道,并與右路我軍形成對開遠、個舊、建水之敵的鉗擊之勢。這一出敵意料的突然行動粉碎了敵人的企圖、打亂了敵人的部署,極大地震動了敵人,取得了戰役主動權,為全殲滇南地區之敵創造了良好條件。

       

        多路乘勝猛烈追擊,大膽割殲殘敵 

        蒙自一戰,敵軍完全處于崩潰狀態,紛紛向西、向南逃跑。針對敵人潰逃的恐懼心理,我參戰部隊本著“逃敵必追,追必到底,不殲不止”的原則,大膽機動,善抓戰機,發揚連續作戰的作風,分路窮追猛打,不給敵人喘息機會,開始發起猛烈的戰役追擊。為斷敵經金平逃往越南的去路,迫敵舍近求遠陷入西逃困境,我追擊部隊先后推進至個舊、雞街、金平及金平以北地區與敵主力接觸,爾后大膽楔入敵縱深實施迂回包圍,殲敵第26軍軍直、第93師、第161師各一部,第193師殘部和第8軍第237師大部。在我軍窮追猛打下,敵第8軍副軍長田仲達在建水以東率部2000余人向我邊縱部隊第10支隊投誠。

        21日,我軍以凌厲攻勢進占建水、石屏,控制了個舊至石屏鐵路全線,敵第8兵團部及第8軍主力近2萬人南逃無望,逼迫向石屏西南元江方向逃竄。為搶在敵先控制元江鐵索橋,我攻擊部隊以團或營為單位進行分路穿插,不中途戀戰,奮力搶占元江橋東側的營盤山及橋頭附近的無名高地,關死敵人上橋通道。我第109團第2營追至營盤山附近地區,與敵后衛部隊接觸,為防止敵人逃脫,該營一個連偽裝成敵軍,利用夜暗穿行在敵人行軍隊列中,搶占營盤山制高點,將敵攔腰斬斷,爾后分路向敵出擊,殲敵1700余人。此時,逃到元江附近地區的敵人,在我邊縱部隊西進支隊的截擊下,除敵前衛第170師和教導師一部通過元江鐵索橋西逃外,敵教導師主力和第3師第9團紛紛向我投誠。23日,湯堯率第8兵團部和第42師,又被我擔任追擊和迂回的各路部隊合圍,至24日在我強大總攻下,一批批舉起雙手,狼狽不堪走出山林,湯堯和第8軍軍長曹天戈也當了我軍俘虜。

       

        五星紅旗插到打洛,云南全境解放 

        元江戰役剛剛結束,為追殲西逃殘敵第170師和其他流散敵人,我第37師師長和副師長各率一部兵力,在邊縱部隊9支隊配合下,繼續堅持大迂回大包圍的作戰方針,不為沿途敵零散武裝所干擾,夜以繼日地跟蹤追擊,于2月4日夜急行軍90公里繞到敵人前面,在勐統附近地區對撤逃之敵形成包圍之勢,迫使敵第170師師長孫進賢率殘部2400余人投降。與此同時,執行南路追擊任務的部隊,在瀾滄江以西臨近中緬邊境的南橋地區,殲滅敵第8兵團最后一股流散的官兵500余人。1950年2月19日,英雄的人民軍隊把一面五星紅旗插到了中緬邊境我方的重鎮打洛,滇南戰役勝利結束。

        滇南戰役是解放戰爭戰略追擊階段后期進行的追殲戰,歷時近兩個月,參戰部隊對敵連續追擊近1500公里,取得殲敵2.7萬余人的勝利成果,圓滿實現了中央軍委全殲湯堯兵團于云南境內的作戰方針和作戰計劃。滇南戰役的勝利徹底打破了蔣介石妄圖把云南作為反共基地、“重整西南河山”的迷夢,粉碎了云南境內殘敵企圖逃往國外或臺灣的陰謀,解放了云南各族人民,對保衛祖國西南邊疆、鞏固國防奠定了堅實基礎。(李新安

      網站編輯:朱 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老婆的姐姐的丈夫
      <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4.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