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影響深遠的“贛南三整”
      發表時間:2022-08-08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朱德率領南昌起義軍抵達江西大余后,在這里整編部隊和整頓部隊的黨、團組織。圖片源自《朱德畫傳》(四川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1927年8月1日凌晨2時,以周恩來為書記的中共前敵委員會及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率領黨掌握和影響的部隊在南昌舉行起義,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激烈戰斗,起義軍占領南昌城。根據中共中央的計劃,起義軍于8月3日陸續撤離南昌,南下廣東。

        南下失敗后,在與黨中央失去聯系的情況下,朱德、陳毅率領南昌起義軍余部向贛南進軍途中,為保存革命火種,相繼在天心圩、大余、上堡, 三次對部隊進行整頓、整編和整訓,史稱 “贛南三整”。

       

        天心圩:整頓思想 

        10月下旬,南昌起義軍余部在朱德、陳毅率領下,邊打邊走,跨過閩贛邊界,經過筠門嶺,到達江西安遠縣天心圩。這支孤立無援的部隊不僅饑寒交迫,而且還被失敗情緒所籠罩。一些經不起失敗考驗的官兵相繼不辭而別,有的甚至帶著一個排、一個連離隊。

        朱德回憶:“在當時的情況下,需要用馬克思列寧主義來分析革命形勢,指出革命是有前途、有出路的,只有這樣,才能堅定大家的革命意志……于是,我們就在天心圩進行了初步整頓,召集軍人大會?!?/p>

        在當時的軍人大會上,朱德說:“大家知道,大革命是失敗了,我們的起義軍也失敗了!但是我們還要革命的。同志們,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強!”他還分析了革命形勢:“大家要把革命的前途看清楚。1927年的中國革命,好比1905年的俄國革命。俄國在1905年革命失敗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暫時的。到了1917年,革命終于成功了。中國革命現在失敗了,也是黑暗的,但是黑暗也是暫時的。中國也會有一個‘1917年’的。只要保存實力,革命就有辦法?!?/p>

        當時,有人向朱德提出“我們該怎么辦?”朱德回答:“打游擊呀!”有人接著大聲說:“站不住腳喲,反革命天天跟在屁股后頭追……”朱德解釋說:“他們總有一天不追的。這些封建軍閥們,他們之間是協調不起來的。等他們自己打起來,就顧不上追我們了,我們就可以發展了?!薄笆∈浅晒χ?,我們要接受失敗的經驗教訓,重新努力干起來,爭取勝利。你們愿意革命的跟我走,我們必須重新把部隊編制一下;沒有戰斗任務和指揮任務的干部,如果不愿跟我走,可以向我說明,準予回家。私開小差是很不安全的?!彼€進一步強調說:“我有打勝仗的經驗,也有打敗仗的教訓,我們這支小革命部隊,以后不與敵人再打硬仗了,而是巧打智打,并在所到之處與農民結合,專打地主豪紳??傊覀円院蟮那闆r會慢慢地好起來,目前的困難是暫時的?!?/p>

        陳毅在會上也講了話。他說,南昌起義是失敗了,但南昌起義的失敗不等于中國革命的失敗。中國革命還是要成功的。

        這次軍人大會之后,又有一批革命意志薄弱的官兵離開隊伍。當時聆聽朱德講話的楊至誠回憶說:“朱德同志的講話,既平易,又簡單,卻講出了很深的革命道理。在這革命失敗后黑暗的日子里,在群眾情緒極其低落的時候,他的講話像黑夜里的一盞明燈,使我們看見了未來的光明前途,增強了我們的革命信念。我們覺得心里開朗多了?!?/p>

        陳毅也回憶說:“朱德總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群眾情緒低到零度,灰心喪氣的時候,指出光明的前途,增加群眾的革命信念,這是總司令的偉大,沒有馬列主義的遠見是不可能的……人們聽了朱總司令的話,也逐漸堅定,看到光明前途了。當時如果沒有總司令的領導,這個部隊肯定地說,是會垮臺的。個別同志,也許會上井岡山,但部隊是很難保持的?!?/p>

        天心圩整頓,使部隊官兵的思想認識得到統一,革命精神得到振奮,革命意志更加堅定,扭轉了部隊中思想混亂、人心渙散的局面。這次整頓,成為南昌起義軍余部轉戰途中的一個轉折點。

       

        大余:建新制度 

        10月底,部隊到達贛粵邊大余地區。這時,正如朱德所預料,國民黨新軍閥各派之間的矛盾更加激化,繼寧漢戰爭之后,又爆發了粵、桂、湘系軍閥之間的混戰。朱德利用這一機會,在這里進行了一次黨、團組織整頓和部隊整編。

        整頓和整編之前,朱德主持召開了一次全體軍人大會。這時,由于沿途與敵軍作戰的損失,加上又有一部分官兵離隊,部隊只剩下八九百人。朱德知道這些官兵都是淘汰泥沙后的真金,是全軍的精華,是寶貴的革命火種,因而他充滿信心地說:“同志們,我原來是想有兩百個人能同生共死,就能勝利;現在我們有好幾百人,我完全相信,任何帝國主義和軍閥都不能消滅我們!”朱德還詳細地分析了蔣桂混戰后的局勢和這支部隊的前途,并著重強調要保存這支革命的有生力量,就應該依靠農民群眾開展斗爭。他說:“現在,我們是在退卻,大家都拖得很苦,但辦法還是有的。在這一帶活動的是滇軍。滇軍,我熟悉,他們和蔣系、桂系是有矛盾的。我們只要能很好地掌握這個矛盾,一定能想出辦法來……只要大家一條心干革命,勝利就是我們的!”

        接著,陳毅開始對部隊中的黨、團員進行重新登記,成立黨支部,并把一部分黨團員分配到連隊中,加強黨在基層的工作。1937年,朱德回憶此次整頓時說,“把干部弄成教導隊,組織了黨的支部,建立了連的指導員、政治部、支部書記……”后來,朱德又回憶道:“那時黨員比較多,把黨的組織加以整頓以后,又發展了一批黨員,就依靠他們去鞏固隊伍?!?/p>

        在整頓黨、團組織的同時,部隊也進行了整編。為了利于指揮和作戰,“軍、師、團”建制被取消,部隊改編為1個縱隊,下轄7個步兵連和1個迫擊炮連、1個重機槍連。部隊采用“國民革命軍第五縱隊”番號,朱德任縱隊司令,陳毅任縱隊指導員,王爾琢任縱隊參謀長。整編期間,還有一批鎢礦工人參了軍,擴充了力量。朱德回憶:“我們占領了江西西南部的鎢城大余,休息一個星期,進行整編,號召農民和鎢礦工人志愿參軍。北伐時,原鐵軍第4軍在這里還留下一個運輸站,存有幾百套被服和其他軍需品。站上負責人把物資都交給我們,而且加入了我們的隊伍。還有幾百名工人和農民參了軍?!?/p>

        通過這次整頓和整編,這支部隊在黨的領導下,組織狀況和精神面貌都大為改觀,已成為一個團結穩固的戰斗集體。正如朱德所說,正是由于加強了黨對軍隊的全面領導,“部隊走向統一團結了,紀律性加強了,戰斗力也提高了……我們的同志個個像只老虎,我們的隊伍經過千錘百煉,現在已經成為一支堅不可摧的鋼鐵部隊”。

       

        上堡:整紀整訓 

        11月初,朱德、陳毅率部來到贛南崇義縣西南的上堡地區。這里是一片綿亙不絕的山區,便于部隊隱蔽活動。在這里,朱德、陳毅繼續對部隊進行整訓,主要是整頓紀律和整訓部隊。

        當時,部隊奉命深入農村發動群眾。朱德和陳毅采取有力措施整頓舊軍隊中的不良制度和作風;明確規定募款和繳獲的物資要全部歸公,只有沒收委員會才有權沒收財物;官兵必須服從命令聽指揮,不得侵犯工農群眾的利益。同時,部隊還開展了新的游擊戰術的軍事訓練。

        朱德從南昌起義失敗的教訓中,深刻認識到游擊戰的重要性。他提出,在今后的武裝斗爭中,必須思考“怎樣從打大仗轉變為打小仗,也就是打游擊戰”的“新戰術問題”。由朱德口述,部隊編寫了新的訓練教材,提出了諸如“強敵進攻莫硬打”“抓敵弱點我猛攻”“孤敵疲敵我圍殲”“常遣精兵騷擾敵”等戰術原則。據朱德的回憶,當時進行軍事訓練,每隔一兩天上一次大課,小課則天天上。朱德精心講授了第一課。課后,他將學兵帶到訓練場,把全隊分為兩個連,進行對抗演習,并親自擔任進攻連連長,組織士兵按照新的隊形練習動作。在以后的訓練中,朱德經常到訓練場親自指揮、講解和示范。

        通過這次整訓,部隊有了鐵的紀律,步調一致了;學會了新的游擊戰戰術,增強了在艱苦卓絕的環境中生存和發展的本領。部隊根據朱德的指示,在以上堡、文英、古亭等山區村鎮為中心的地域,開展游擊戰爭,實行了從正規戰向游擊戰的轉變。

        歷史證明“贛南三整”的意義重大,影響深遠,在建軍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經過整編、整訓,南昌起義軍余部保存了一批經受過嚴峻考驗、具有堅定革命意志的骨干力量,作戰形式上也開始由正規戰向游擊戰轉變,為日后的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庹平

      網站編輯:白 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老婆的姐姐的丈夫
      <legend id="i10eg"><li id="i10eg"><del id="i10eg"></del></li></legend>
      <mark id="i10eg"></mark>

    4. <acronym id="i10eg"><sup id="i10eg"></sup></acronym>
      1.